普京为何要干涉美国大选?

2018-06-07 00:00

原标题:普京为何要干涉美国大选?

作者:何志浩

微信公众号「掌上历史」兼「煮酒论史」主笔,著有《战匈奴》《大唐文青》等。

最近,特朗普又被推上了风口浪尖,cnn(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)曝光称,特朗普是俄国培养了“至少五年”的间谍,并且说俄国掌握了对特朗普不利的情报。

对此,当地时间一月十一日,在特朗普当选后的首次记者招待会上,“痛斥”cnn散布假新闻。

本号在昨天的头条已经为大家分析过,这个报道,是美国左派对特朗普的污蔑,以进行反扑,阻扰右翼势力的上台。且不说西方国家公众人物普遍左倾,cnn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左翼媒体。甚至有传言称,cnn的幕后有穆斯林的背景。

但是我昨天也说过,虽然说特朗普不可能是俄国的间谍,但是“俄国干涉美国大选”并非空穴来风。

在特朗普召开的记者会上,虽然否认了自己和俄国之间有来往,但是特朗普承认俄国黑客参与了美国大选期间的一些事件,并且表示这些事件说明普京对他有着一定的偏好。

的确,在俄国黑客的曝光下,希拉里为代表的左派种种丑行公之于众,不仅干涉了美国的大选,而且很显然,这对特朗普的当选起到了积极地作用。既然连受益者对此都不避讳,那么这个事情,基本上可以看成是坐实了。

但是,既然特朗普并不是俄国的间谍,那么俄国政府为何要如此立场鲜明呢?

首先:俄美之间的关系,本身就异常复杂。苏联时代,美国就被渗透了大量间谍。

很多人一提到俄美关系,就会马上想到冷战。正是这种思维定式,导致了很多人不能正确看待俄美之间的微妙关系。

其实在冷战前,俄美之间有过很多默契。

根据东欧剧变之后披露的一些资料,一战后期列宁发动的十月革命,背后是德国的策动,目的是让俄国陷入内战,而结束两线作战的被动局面。这一说法,基本上已经成为盖棺定论。

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在苏联的形成和成长期间,美国对苏联的支持,远大于德国。

十月革命成功之后,列宁发表了《和平法令》,仅仅两个月,当时的美国总统威尔逊便发布了《十四点和平原则》。两者内容惊人一致,而互相之间评价也是颇高。此事,算是苏俄和美国左派此后种种默契之滥觞。

苏俄革命成功之后,列国组织干涉军,妄图消灭红色政权。在酝酿干涉的过程中,英法日最为积极,但是美国却持反对态度。到后来,美国虽然派兵入俄,但是旗帜鲜明的认为自己只是“维持秩序”,而非推翻布尔什维克。

不仅如此,美国还对苏俄进行了各种形式的帮助。

1919年11月15日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如此报道:“今天,西伯利亚名城鄂木斯克从高尔察克手中获得解放,城里举行游行,人们脸上洋溢着对美国的亲热情绪。美国驻军总部大楼前的台阶上,革命领导人在发言中称美国人是真正的朋友。”

除了鼓励之外,美国联邦储备银行董事威廉·汤普森捐给列宁100万美元。另一位富翁雅各布·希夫(Jacob Schiff)奉献了2000万美元(1949年希夫的孙子爆料)。此人系威尔逊的亲信,《联邦储备法》的主要策划人。

在二战前苏联的经济大发展期间,美国也对苏联进行有各种技术支持。当然,这也和西方经济不景气有关,大量先进的技术涌入苏联,让苏联得以迅速的成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工业国。

这个蜜月期,也为苏联间谍的渗透起到了积极地作用。

到了二战时期,美国对苏联的援助更是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。前后共计飞机一万四千余架,汽车五十余万辆,坦克装甲车辆两万余辆,高射炮近八千门,另有数以十万吨计算的炸药、火药和以百万吨计算的钢材、石油。

乘坐美式军车的苏联红军

甚至可以说,没有美国的援助,苏联就不可能在二战的逆境中进入反攻阶段。对此,斯大林都承认,没有美国的工业支持,就没有这场战争的胜利。

二战欧洲战事结束后,美军当中的鹰派人物,典型的右翼势力巴顿将军,极力鼓吹发动对苏联的进攻。此时的苏联民生凋敝,人口锐减,元气大伤,而美军本土并未受损,刚刚进入二战以来的战力巅峰状态。

然而,结果却是巴顿将军被美国政府暗杀。

为什么呢?

原因有二。

第一,美国的左派并不认为苏联和共产党会成为敌人。他们不仅暗杀了巴顿将军,甚至于在二战中讨论要不要武装中国的“延安方面”,甚至考虑和新四军合作,在中国本土登陆。更有甚者,在中国内战期间,美国停止了一切对蒋介石政府的军事援助,让蒋介石的精锐美式部队在关键时刻沦为孤军、疲军。

其实美国左派一直不喜欢蒋介石,因为蒋介石是一个“民族主义者”、“大汉族主义者”。在左派眼里,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敌人。正如丘吉尔所说的,如果希特勒(德意志民族主义者)去打地狱,那么我们就和魔鬼结盟。

第二,这个时期美国的很多阶层,实际上都已经被苏联的共产党间谍渗透。

关于苏联间谍在四五十年代行动的种种具体细节,我们已经不可考。但是有很多端倪,堪称“细思极恐”。

首先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在娱乐界和文化界。令人想不到的是,我们印象中古板教条的苏联,实际上是好莱坞很多优秀作品的幕后推手。很多资料显示,国际巨星卓别林很有可能便是一位布尔什维克的间谍。以至于在冷战后,卓别林长期被驱除出境。

卓别林讽刺美国资本主义制度的电影《摩登时代》剧照

不仅如此,卓别林声称他于1889年4月16日生于伦敦南部沃尔沃思区东街,但英国从来没找到过他的出生纪录。卓别林的真实身世,一直是个谜团。根据一些近些年披露的消息,卓别林极有可能,是个俄罗斯人。

不仅如此,还有海明威等人也都有间谍的嫌疑。另外美国六七十年代轰轰烈烈的反战运动、黑人反种族歧视运动,背后都有苏联和红色国家的影子。

普京出身克格勃,精通情报工作。虽然眼下的俄罗斯国力倾颓,但是在情报战线上的实力,不容小觑。

而普京利用情报系统帮助特朗普,本质上是在帮助自己。是同为右翼势力的“惺惺相惜”。

长久以来,很多人都认为普京是一个独裁者,更因为普京的出身,认为普京对苏联拥有好感。其实恰恰相反,普京绝无对苏联有好感的可能。

首先,普京在俄国境内的支持率虽然颇高,但是不乏反对之声。而反对的最激烈的,便是俄国共产党。也就是说,在俄国共产党看来,普京是不共戴天的敌人。

俄共的反普京游行

其次,普京也不止一次的表示自己与苏联割裂的决心。普京政府(包括梅德韦杰夫)不止一次的公开批判苏联,还为高尔察克(俄罗斯白军的首领,苏共立国时候的敌人)平反。普京还一直致力于恢复在苏联时期被打压的东正教,沙俄时代的国教。而且还亲自为苏联时代的“异见分子”索仁尼琴颁发奖章,对他十分礼遇。而索仁尼琴这个苏联的敌人,也对普京有着高度的评价。

《无畏上将高尔察克》剧照

致力于恢复东正教的普京

普京与索仁尼琴交谈

最后,普京一直致力于恢复和西方的关系,试图让俄罗斯回归西方世界。在前些年,俄国购买法国军舰的消息令不少人震惊,实际上,法俄之间在历史上便是合作大于摩擦,法国是俄国在西欧的重要邦交国。

俄国订购的法国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

但是我们可以看到:俄罗斯始终没有被西方国家接受,反而一直被视为“异类”。尤其是普京,经常被西方媒体批判,诸如巨额存款、包养女运动员之类种种谣言中伤,一直伴随着普京。

为什么,一个已经脱离意识形态斗争的国家,依然被视为敌人呢?为什么,一个并没有显出“共产党倾向”的领导人,会一直被西方媒体批判呢?

因为,普京在左派盛行的西方看来,是真正的敌人——右翼的民族主义者。

普京的种种行为,都无不是站在俄罗斯民族的立场上的。他对叛乱的少数族裔,从不手软,对伊斯兰国等等恐怖组织更是与除之而后快。

但是,这样的人,在左翼媒体看来,自然是个“屠夫刽子手”,是个不折不扣的“大独裁者”。

在左翼盛行的时代,右翼势力的回归可谓举步维艰。在五十年代,法国奉行戴高乐主义(法兰西民族主义),一度退出北约,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。正因为如此,法国才成为第一个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西方国家。

当时,法国便试图和苏联重修历史悠久的俄法关系,并且从苏联获得了一些关键的军事技术,拥有了独立自主的资本。然而,因为意识形态的差异,俄法关系并未能修复。在九十年代以来新一轮左倾大潮中,法国不能免俗,并且在本世纪初重回北约。

但是,眼下的情况发生了变化。难民危机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左派的面目,只需要一个关键的力量一推,右转便能成为一个新趋势。

那么,普京当仁不让,成为这个力量的推手。在特朗普当选之后,法国极右翼组织国民阵线的首脑勒庞的支持率一路高升,当选势在必行。高调的支持率,以至于勒庞团队的首席幕僚不禁发出这样的呐喊:

“他们(指左派)的世界在土崩瓦解,我们的世界正在被构建。今天是美国,明天就是法国。”

法国右翼势力首脑,勒庞

一旦西方国家右转,西方国家将从另一个视角去看待俄国,看待普京。更有甚者,西方对俄国的制裁将会放缓,俄国对西方的经济交流,政治交流,甚至军事交流都有重启的可能。

到时,俄国将不再是一个被孤立的国家,国际影响力,将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。就进来说,在诸如打击伊斯兰国之类的问题上,俄国将拥有更多的发言权。

右转的世界,对中国有何影响?

右翼势力和左翼势力在外交上有个本质不同。

那就是左翼强调“政治正确”,相对而言强调意识形态的对抗,但是不放松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剥削,鼓吹全球化。法国右翼首脑曾经一语道破:全球化就是发展中国家为我们的失业者生产产品。

所以,奥巴马作为最左的政府,一面不放松对华贸易和投资,一面“围堵中国”,限制中国的发展。

而右翼政府则并不看重意识形态的对抗,外交更为务实。

所以我们可以看到,五十年代后期,法国右倾,中法得以建交。七十年代,美国右转,中美破冰,最后也顺利建交。

面对右转的国际趋势,对中国来说,既是挑战,也是机会。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 阅读 ()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

热点推荐
游戏
友情链接:
微信服务号:lucky880809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ICP备12025888号-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010-58888665 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116号